着墨陪房之疑在比较大众的说法中,都认为邢夫人与尤氏是续弦。

简介: (二) 着墨陪房之疑在比较大众的说法中,都认为邢夫人与尤氏是续弦。

邢夫人是《红楼梦》里的荣国府大太太,贵为一等诰命夫人。

我觉得如何认识邢夫人是一个复杂的问题,我试从“是否续弦”“是否愚犟”等问题提出反驳。

一、 是否续弦邢夫人是否为长房续弦,这是一个值得再论的问题,且原著中也没有明确提及邢夫人为续弦。

主要有以下四个疑点:(一) 妄论正室之疑在原著七十三回,有一段令许多人记忆深刻的言论,这便是邢夫人在迎春屋内发表的“演讲”,原著说“邢夫人见他这般,因冷笑道:‘总是你那好哥哥好嫂子,一对儿赫赫扬扬,琏二爷凤奶奶…

我们来看这段文字,即使是迎春私室,未免有大丫鬟、奶娘奶嫂之类的人物,若作为一个续弦夫人,说这些话也是大为放肆的。

首先她将二人的娘放在一起比较,并说“只有你娘比如今的赵姨娘强十倍”,且不说这个“强”指的是聪慧还是出身根基,至少邢夫人的口气是极为看不起贾琏的生母,将她与贾迎春生母相提并论,甚至不及赵姨娘。

若贾琏的生母为正室,邢夫人口出此言是大为不敬的,续弦连祭祀时都要在原配前行妾礼。

再有一点,邢夫人的语气似乎与贾琏、贾迎春生母有多年的交道,也就是说邢夫人嫁来的时间应在二十五年以上,不仅是仅见过两位的生母那么简单。

(二) 着墨陪房之疑在比较大众的说法中,都认为邢夫人与尤氏是续弦。

与尤氏相比较,曹公给邢夫人设置的相关人物似乎相差较大。

而在邢夫人这边,陪房王善保家的一出场就是一个老婆子形象,且着墨颇多。

若王善保家的为原配陪房,有这么与邢夫人相好,似乎更不符合常情。

王善保家的作为邢夫人陪房,在府内甚是咄咄逼人,连王夫人都敬她三分,其外孙女司棋还曾因为一碗蒸鸡蛋大闹小厨房,若邢夫人为续弦,这些人物设定与尤氏那边相比较似乎都有些过。

笔者认为,若将邢夫人理解为一个未能生育的原配尴尬太太,似乎这些人物的行为就能够一并解释了。

(三) 劝媒鸳鸯之疑按照邢夫人为续弦、只知道奉承贾赦自保的说法,一般读者都认为邢夫人帮贾赦说媒是迫于身份,合情合理。

若邢夫人为原配,她去劝媒也是合理的。

贾赦讨鸳鸯,若是以求后为名,邢夫人是不得不支持的,可见这与邢夫人是不是续弦都无太大关系。

(四) 未见舅家之疑邢夫人名义上的子女有贾琏、贾迎春、贾琮,这些子女的舅家在书中都未曾提及。

古代续弦是原配去世后的填房,若邢夫人为续弦,原配为某大家之后,贾琏为嫡出,那贾琏理应有一个来历不小的舅家,邢夫人也要与原配舅家来往才是。

奇怪的是,书中描写过邢夫人娘家的大舅夫妇和岫烟等人,却只字未提贾琏或迎春等的舅家。

综上,若将邢夫人看为一个原配却无后的尴尬人似乎更合情理。

若邢夫人确为贾赦正室,可有以下三种解释:(一) 贾赦庶出说这一说法在贵州大学科技学院张劲松副教授的《荣国府权力斗争中的邢夫人》一文中有大量论证:“其实,还有一种较为合理的猜想,即贾赦乃荣公代善之妾所生的庶长子,非贾母所出,而贾政才是贾母亲生。

(二) 贾赦名败说贾赦是原著中非常典型的贪色人物,略是个平头正脸他都想收入房内。

笔者猜想,贾赦年轻时也应该是一个“名”满神京的风流人物。

邢夫人虽未出身名门官家,但若年轻时的邢夫人有几分姿色,这门婚事的成立也是说得过去的。

(三) 贾母偏心说若否定贾赦庶出的说法,其实单从贾母偏心这一点出发,邢夫人为原配也是可能的。

在原著中,贾母不待见贾赦、偏爱二房是人尽皆知的,贾赦还曾在席上讲“老婆子偏心”的笑话。

如:整个荣府都是二房当家,大房几乎没有实权;大房住在隔断的旧园中,二房反而住正园;子孙中贾母也最怜爱二房唯一的嫡子宝玉等等。

若贾母自年轻时就偏心,为大儿子取寒门亲、为小儿子取富家亲也是合乎人情的,正如俗语有云“皇帝爱长子,百姓爱幺儿”。

”等观点是原著中第四十六回曹公托王熙凤之暗思道出的,这也是大众对于邢夫人的一般评价。

若从“是否愚犟”的角度切入,似乎我们对邢夫人的认识也会更深一层。

在《红楼梦》中,与邢夫人的辈分相同的人物较多。

论及地位,她本与妯娌王夫人相当,甚至高于王夫人;论及出身,邢夫人的娘家邢家则算不上著作中的大家族,她的兄弟与尤老娘等同属贾府的“穷亲戚”。

笔者在此简要将邢夫人与王夫人、尤老娘作比较,试反驳邢夫人“愚犟”之观点。

(一) 与王夫人比较王夫人和邢夫人是亲妯娌,两位夫人在对待子女方面大有不同。

邢夫人作为贾琏、贾迎春等的嫡母,对待儿女却一概不上心;王夫人则爱子如命,对于孙子兰儿不太上心。

邢夫人虽然对儿女不上心,但这恰说明无儿无女的她没有安全感,只好默默积攒并守护自己的银两。

她深知即使上心,由于血缘的原因,恐怕也是白费银两。

而在迎春乳母参赌后,邢夫人出面教导迎春,贾赦却未见出面,可见在关键时刻,邢夫人还是基本履行了自己的母亲义务;在贾琏找鸳鸯偷贾母的东西借当后,邢夫人趁机贾琏,一是告诫贾琏夫妇做事不要太过放肆,二又谋取不少财物。

邢夫人原本应是善良的,就像黛玉进府时,她做了舅母该做的事。

然而,也许由于出身贫寒,她受到太多的排挤和冷落,这里,应该为邢夫人鸣冤。

若按谐音,贾赦正如“家蛇”,只知贪婪成性、仗势霸道,关键时候对于亲生女儿显得冷酷无情;邢夫人真是“行”夫人,她没有实权、没有亲生子女,无非是行一个夫人的身份、端一个夫人的架子,默默领一份夫人身份的月钱罢了。

王夫人也真是“王”夫人,她不仅把握家政、爱子如命,还有显赫的娘家和贵为皇妃的女儿。

(二) 与尤老娘比较尤老娘和邢夫人,算起来是隔房的亲家。

两人都出身小户,不过对于自我身份的认识和利用,邢夫人显然略胜一筹。

尤老娘作为尤氏的继母,在贾府可谓是奴颜媚骨,与贾琏交谈一来就说起家道艰难。

不得不说,尤老娘是一个失败的母亲。

虽然缺钱,但她在东府,好歹是蓉哥儿的外婆、是老太太,有尤氏在也能取些钱财。

邢夫人虽然未能掌权、没有子女,与尤老娘一样实际上与贾府子弟毫无血缘,但她一直没有忘记她的大太太身份,她从不畏惧高权在握的儿媳妇王熙凤,甚至拿出封建礼制中占绝对优势的婆婆身份公开对峙。

鸳鸯借当一回,她趁机贾琏王熙凤夫妇二百两银子;为老太太祝寿时,她借王熙凤捆婆子一事公开让她丢脸,说完就走的邢夫人根本不给王熙凤还话的机会。

我很喜欢87版夏明辉老师扮演的邢夫人,夏明辉老师的饰演中有一股“大太太”的霸气,即使出身贫寒、未能掌权,但是“大太太”的身份不容挑衅。

从邢夫人身上,我们看到了无奈,她能够嫁入贾府,年轻时一定有过人的魅力。

我总认为,她的“愚犟”是被嫌贫爱富的“鱼眼睛”逼迫的。

换个角度想,邢夫人深居险恶的贾府多年,或许她十分排斥邢家人来贾家,或许她是换一个角度告诫内侄女远离是非。

曹公笔下的人物都是来源于生活,高度刻画人性的,就像这个让人爱也不是、恨也不是的邢夫人,虽不算封建礼制下的苦命人,但也算是一大家子里的尴尬人了。

她的个性,使她也成为了原著中不可或缺的经典人物。

读邢夫人,就是从另一个有趣的维度读封建礼制、读封建社会,读生活中有趣的真性情。

夏老师能够把邢夫人演得出色,想必也是读透了这个人,记得有报道她说过:“邢夫人不是什么大坏人。


以上是文章"

着墨陪房之疑在比较大众的说法中,都认为邢夫人与尤氏是续弦。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胡子娱乐网的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