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杨郎,我等你十年了…

简介: “杨郎,我等你十年了…

话说,武昌府有个名叫郭才的货郎,走南闯北,做些小买卖养家糊口。

这一日,郭才挑着货担下乡,半路上突然闹起了肚子,拉得浑身疲惫,两腿无力,只好就近找了一处破庙住了下来。

这天夜里,郭才辗转难眠,迷迷糊糊中看到前面一团黑糊糊的东西蠕蠕而动,朝着自己不断靠近,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,可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,根本动弹不得,心中暗暗叫苦,以为大难临头。

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抽搐了几下,很快没了动静。

只见一条半丈来长的花斑毒蛇离着他不到三尺,被一根凤钗不偏不倚刺穿了双眼,污血流了一地。

“有缘人见信如晤,我乃武昌徐家之女秀兰,成化三年,与随县秀才杨情一见钟情,但父母嫌其家贫,坚决反对。

谁知行到半途我感染了风寒,杨郎抓药一去不归,可怜我毕命于此。

望有缘人将这根凤钗送至随县,交给杨郎。

”郭才唏嘘不已,按照时间推算,这位名叫秀兰的女子已经死了十年,多亏她在天之灵帮助,出手救了自己一命,于是将那只凤钗拔下来搽拭干净,对天起誓一定不负所托,亲手将这根凤钗交给杨情。

郭才挑着担子直奔随县,沿途一路打听,很快得知了杨情的下落。

杨情十年前曾在武昌府当教书先生,也不知道在外发了什么财,回来之后就弃文从商,经过努力打拼,如今名下产业众多,光店铺就有十多处,从一贫如洗“杨先生”成为大腹便便的“杨员外”。

万般无奈之下,郭才只好在杨府对面摆摊子,天天守着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等了五天,终于看见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杨府门前,一个约莫四十来岁,衣着考究的男人正准备上车。

郭才连忙冲过去,拦住马车,嚷嚷着要将一件重要的东西送给杨员外。

”郭才连忙从怀里掏出那根凤钗,答道:“我受秀兰之托,前来送还你们当年的信物。

”话刚说完,只听“当”的一声,杨情一掌拍在马车上,怒道:“一派胡言,我根本不认得什么秀兰,来人,将这个混蛋给我赶走!

”闻声过来两个膀大腰圆的汉子,不由分说将杨情一顿拳打脚踢,马车扬长而去。

郭才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,一瘸一拐回了客栈,心中百思不得其解,又问过多人,随县十年前去过武昌府的就此一个“杨情”,再无他人,绝不会弄错。

一转眼,又是几天,这天下午,杨员外悄然出了门,坐上了一辆马车往城外而去。

郭才跟在后面,来到了承恩寺。

杨员外遣散了一等众人,一个人跪在佛像面前,神情虔诚地磕了三个头,而后良久不语。

郭才悄悄摸过去,拿出凤钗递给杨情。

杨情双眼猛然一惊,居然吓得浑身发抖,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,立刻把头扭到一边。

”杨情怒目圆睁,一把揪住杨情的衣服,:“你这人,我不辞辛苦把东西送来,你却推三阻四送来,莫非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,如实不老实交代,莫怪我的拳头不客气。

”杨情一声叹息,说出了来龙去脉。

原来,十年前,杨情前往武昌徐家教书,结识了徐家千金秀兰,两人一见钟情,约定私奔。

谁知跑到半路,秀兰突然得了风寒,高烧不退。

郭才心头一惊,简单讲述了凤钗的来历,而后如释重负,说:“我此番奔波送凤钗,如今东西还给你了,也算帮秀兰完成一件心愿,但临走之前,想问你一句,良心痛吗?

”说完,郭才大踏步出了门,径直而去。

“杨郎,我等你十年了…


以上是文章"

“杨郎,我等你十年了…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胡子娱乐网的其它文章